彎腰生活節 以歌聲守護土地

作者: 莫聞 | 環境資訊中心 – 2012年10月22日 上午10:30

本報2012年10月22日台北訊,特約記者江佩津報導

「我希望能用歌聲保護自己的土地。」這是金曲歌手舒米恩(Suming)回到都蘭後的期望,讓家鄉的弟妹也有機會以自己的家鄉為榮,並藉由這個方式讓更多人知道,台東海岸所遭遇的危機。同樣地,在台灣農村各地也一直有來自農村,或是從都市回到農村的一群人,為了對於台灣的土地、環境而持續努力著。

2011年起改成每個月第三個禮拜在寶藏巖舉行的「彎腰市集」,在今年10月擴大舉辦為彎腰生活節,有系列講座、紀錄片放映,在20日晚間有演唱會以及小農復耕的紀錄片放映。除了舒米恩,樂生療養院保留運動參與者與院民組成的「樂生那卡西」、青年歌手組成的「農村武裝青年」、「老林家」等,均來共襄盛舉,以歌聲喚起更多人關注土地。
樂生那卡西:你咁賠得起?

在彎腰市集中,除了農友,也有關於社會議題的攤位,其中「快樂樂生」即是其一,希望能告訴大家樂生雖然保留住、卻依舊存在的走山危機。而樂生那卡西則是在2005年樂生保留運動最迫切的時刻,由黑手那卡西的團員莊育麟、楊友仁與樂生院民一起組成的,藉由歌曲傳達院民最殷切的企盼以及心聲。

到場的院民張雲明、林素鳳、茆萬枝、周富子演唱〈你咁賠得起〉,以及茆萬枝演唱的台語歌曲〈舊皮箱的流浪兒〉訴說心聲,以及周富子創作的〈每天早上蟬在叫〉。

自保留運動至今,有許多院民逝世,但樂生院尚在、仍有學生與院民一起守護家園,如同樂生那卡西改編自〈愛拚才會贏〉的歌曲〈最後才知輸贏〉所言,捷運工程依舊進行中,對於樂生院的威脅並沒有減少,只是樂生院依舊在那裡,不曾認輸過。
農村武裝青年:喚起農村子弟對土地的情感

農村武裝青年從第一張專輯《幹!政府》便試圖用音樂來改變社會,用音樂作為社會運動,《還我土地》則是因土地徵收、農村運動的發展而用歌曲來表現對於徵收中不公不義的不滿。尚未出版的第三張專輯卻早已是各場合中耳熟能詳的歌曲,諸如反對中科四級搶水、守護莿仔埤圳的〈望水〉以及反對國光石化時為了彰花海岸所寫的〈海岸悲歌〉。

主唱阿達說:「〈失去記憶的城市〉這首歌也是要獻給這個地方,寶藏巖。」表達對於城市中發展、建設的疑惑。阿達也提到對於農村的期盼,彎腰市集讓人想起囝仔時代的幸福,同時也希望能夠讓來自於農村的子弟們能夠回憶起對土地的情感。

Suming:用歌聲保護自己的土地

從故鄉開始,Suming會在每年回到都蘭去教部落裡的弟弟妹妹唱歌、吉他以及傳統文化的傳承,並鼓勵他們表達自我。對於歌唱,Suming的想法很簡單,「只是想要用歌聲保護自己的土地」,並談到台東美麗灣渡假村的開發,讓看海這件事情很有可能會變得困難,「海景第一排不用錢,飯店蓋好以後,就要開始收費了!」

「土地永遠屬於土地的。」Suming談到原民文化中對於環境的看法,並不是所謂的人定勝天,「開發的方式有很多種,不一定是要蓋大樓,蓋茅草屋也很好啊,也可以有wi-fi、可以上網打卡啊。」Suming笑著說:「茅草屋會被颱風吹走,茅草屋就是給颱風吹垮的呀!每年蓋一次,這樣祭典才不會消失!」短短幾句,在說笑之中,依舊是帶有對環境、原民文化的關懷。
黃瑋傑:思念家鄉的聲音

出身美濃的黃瑋傑,是老林家樂團的另一位主唱,他和鼓手童志偉搭配,從美濃反水庫運動談起,逐句解釋客語歌詞中的涵義,描述原鄉的稻浪、自然場景,唱出對美濃的情歌。
透過各種形式關心土地

一年一度的彎腰生活節(每月固定舉行的活動為彎腰市集),主辦單位希望能夠強化小農與消費者之間的連結,也能透過不同的形式吸引對於土地、環境有所關懷的人,一起加入友善土地的行列。大埔徵收事件中的張藥局,也來到彎腰市集販售親手製作的薑糖、豆腐腦,使土地正義的觀念落實於市集中;在攤位上也能見到來自貢寮的農友為了守護家鄉,而向民眾講述關於核四的安全疑慮,希望大家可以一起來關心與自身並不遠的環境議題。

……..文章來源:按這裡




精選文章

讀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