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靈魂旅程 與主流社會對話

台灣立報
更新日期:2011/03/22 00:47
呂淑姮

【記者呂淑姮台北報導】參加過國內外多項電影展的《靈魂的旅程》,由陳文彬編導,尤勞‧尤幹主演,以泰雅族語和阿美族語發音為主,中文為輔,主題講述原住民族在台灣土地上遷徙流浪的故事。電影預計4月15日上映,要正式與主流社會用影像對話,講述原住民族的自然觀點。

誤入現代社會的靈魂

故事中,在久遠的時空之前,一位泰雅族人帶領家人尋找安身之地,靈魂卻誤入了現代的台灣社會。他看見了現在的台灣社會中,原住民族土地流失的問題、政府迫遷,只用漢人角度思考治理多元族群的台灣。原住民與政府不斷發生衝突,族人只能在都會區中流浪,打零工、住在邊陲地帶。進入漢人政治體系的原住民,無奈聽命行事,把不合理的國家法令用在族人身上。

置入議題 開啟對話

在電影中,也可看到司馬庫斯的風倒櫸木案件與桃園撒烏瓦知部落遭拆遷等議題。

陳文彬說,這部電影主要是拍給非原住民族群看的。他希望透過電影的魅力,讓觀眾思考,為何原住民族在碰到拆遷、土地、山林保育等議題時,與漢人所想大不相同。「期盼藉由影像開啟對話討論,能夠有更深層的思考。」

在電影進入戲院播放之前,陳文彬花了4年時間跑校園和部落播放。

在校園中,原住民學生會和陳文彬說,在學校中還是有很深的隔閡感,不知道如何和漢人朋友講原住民觀點;邀請漢人學生一起看電影,不同的族群可以有更多討論。

陳文彬也提到,在拍片時碰過一位族人,從外表來看「就是個酒鬼」。但這些在部落裡的「酒鬼」是怎麼來的?有些是年輕時外出打拚,到都會區只能做勞力工,把身體拚壞了、甚至殘廢後被市場淘汰,最後無處可去,回到部落。回部落後,因為離開時間過長,和部落也有距離感,久而久之成了走到哪都不受歡迎的人。

改變思考的既定角度

陳文彬說,在部落搭建傳統房舍時,動員所有人一起來蓋,包括這些「流浪的靈魂」。在建屋的過程裡,可以看到他們重新凝聚共識、找回屬於泰雅族人的靈魂。

但是陳文彬也說,即使司馬庫斯風倒櫸木案,部落族人最後被判無罪,但這動能以及思考的力量並未在主流社會上被推開。

許多部落還是面臨被政府迫遷、傳統領域沒有法律效力、部落傳統祭儀也不受尊重等問題,「多數人仍然以法律來思考族群議題,卻並未用高於法律的角度來看議題」。

例如嘉蘭部落少年的成年禮,少年按照古禮打獵卻遭逮捕;桃園崁津部落至今尚無「合法」居住權;花東海岸線被官商聯手BOT,族人力爭傳統領域,卻爭不過政府的「依法行政」。陳文彬盼望,觀眾在看過電影之後,對於族群議題可以換個角度思考不同族群的處境。

尤勞‧尤幹則說,以前拍戲,「都是演酒鬼比較多,這次《靈魂的旅程》可以飾演祖靈,自己也有更多不一樣的感受」。

他說,有次夢見祖靈說:「該去做身為泰雅族人應為之事。」醒來之後哭了很久。

族人權益 不能犧牲

尤勞‧尤幹說,教孩子們學族語、了解Gaga精神,是族人該做的。「即使身在政治體系裡有很多苦衷,也不該為了保住自己的位子,犧牲族人的權益。」在劇中分飾祖靈和原民局長兩角,尤勞‧尤幹認為政治人物應拿出魄力來做對的事。

《靈魂的旅程》21日在台北舉辦試片,胡德夫也到現場觀賞。他說,片中許多對白,都是原住民族的心聲。他還說,強勢政權用法律將土地劃為己有,但土地為什麼是某個族群獨有、並且販售的呢?以此方式對待主流以外的族群,強迫原住民自山林遷徙,只為了獲取山林資源,不但造成原住民族與漢人之間的撕裂,也造成原住民族內部的分裂。


已用關鍵字:土地,
共出現:5次
……..文章來源:按這裡




精選文章

讀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