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查失土系列3:巴奈控訴政府剝奪土地

台灣立報
更新日期:2011/03/28 00:17
李宜霖

【記者李宜霖台北報導】在國民政府統治下,邦查(Pangcah)土地受到重新編列,一點一滴被剝奪。過去邦查長輩心懷土地失落的痛楚,巴奈也親身經歷過。她重新回顧要不回的土地,控訴政府的霸道,也提醒邦查孩子必須站出來,勇敢討回屬於邦查的土地

住在台東縣池上鄉福文部落(Cicalaay)的巴奈,15歲時,有外省人當村長。1969年,巴奈跟木瓦結婚後不久,外省村長鼓吹大家把房子蓋好,要讓部落更繁榮、進步。經過一段時間後,開始有傳言「你們村莊都是違建」。有一天黃昏,有一戶人家,房子被拆掉,族人們開始恐慌。

當時是1972年,部落土地變成國有財產局所屬,家家戶戶開始討論要去抗爭,部落長輩說:「難道這個村就要被拆?走!我們出發!」天還未亮,105戶族人馬上集結搭乘2台遊覽車,前往台東縣政府抗議。木瓦說,車子開到台東縣議會,立刻被阻擋;還沒到縣政府,被半路擋回。

木瓦說,每一戶必須要跟政府先申請承租土地,還要手續費,之後買下自己的土地。沒有申請的話,會變成違章,政府就會來拆房。這些土地原本是長輩留給子孫的,族人變成沒有家可以住。巴奈家一下子拿不出錢來繳,只能分期繳納。而且如果房子加蓋,沒有提出申請,也是違建。

大部分族人無法離開部落,想辦法籌措資金;少部分人沒有錢繳納,土地就被收走,原本的房子被剷平,導致族人流離失所。巴奈說,曾有族人去山上工作多年,房子老舊失修,鄉公所視之荒廢。等到族人從外地回來,土地卻被沒收。族人堅定地說:「這本來就是我的家,我的門牌還在,怎麼可以說我沒有家?」才向公所要回土地,重建家園。

有一塊原本是巴奈父親的,但卻要透過土地放領,繳錢10年,才能開放成為私有地,她的父親每年都繳,才贖回土地。巴奈說,政府精密地測量部落土地,一分地都不給你,實在是很霸道的行為!

權狀變成政府的

「我們走過,我們採收過。」巴奈說。有一塊部落祖輩們耕作的土地,老人家踏過的土地,卻要承租、續租,最早是依地瓜收入多少去繳稅。巴奈的父親沒有續租,等到巴奈懂事時,父親想要續租,卻無法續租。巴奈到台東跑了十多趟,怎麼辦都辦不成。原來土地隨著主任、科長更替,證明已經不見,土地遭到變更。巴奈為了辦繼承,花了許多錢。木瓦說,去銀行貸款,準備贖回土地,繳了1、20萬,政府還是不肯給她們。

「原來是人民的土地,竟然不能辦權狀!」 巴奈辦理土地權狀,辦到流淚、懊惱,被迫放棄土地土地仍在,可以採收、耕種,但土地所有權變成政府的。

木瓦的祖先居住在部落已經好幾個世代,國民政府剛來台灣,就控制、侵佔她們的居住地。木瓦希望邦查的孩子們,要跟政府理論,因為這是族人們內心的痛楚。族人在東部無法生存,只好遷移到台北。

巴奈說,邦查永遠是被施壓的族群,過去長輩流失土地,又在她這一代發生;她不得不站出來,為土地發聲!

過去邦查長輩的土地流失,如今又在巴奈的這一代發生;失土之痛讓巴奈勇敢地站出來,為土地伸張正義!(圖文/李宜霖)

東部的土地不斷被政府用各種方式矇騙帶搶,巴奈跟木瓦夫婦才從台東前往台北求生存。(圖文/李宜霖)


已用關鍵字:土地,
共出現:29次
……..文章來源:按這裡




精選文章

讀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