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金部會豈真聯手「打房」

中時
更新日期:2011/03/29 03:07
本報訊

工商時報【本報訊】

漢曹操「與王修書」:「君澡身浴德,流聲本州,忠能成績,為世美談,名實相副,過人甚遠。」所謂「名實相副」,乃指實際情況與名稱一致。為人處世,固當如此;政府施政之實際內容,更不宜因坊間隨意冠名,導致民眾有所誤解。最近外界動輒以「財金部會聯手『打房』」,泛稱央行、金管會以及財政部的不動產相關政策措施,明顯並未「名實相副」。

其實三個部會最近所採行與不動產相關之政策措施,無論目的或手段,彼此都不相同。以最先發動的的央行而言,在去年6月25日施行之「中央銀行對金融機構辦理特定地區購屋貸款業務規定」,開宗明義表明「新增放款偏重在台北市及台北縣10個縣轄市。由於銀行放款有過度集中之虞,不利銀行風險控管」,因此針對特定地區的購屋貸款做若干規範,究其目的乃在於控管金融機構於特定地區不動產授信風險,顯然沒有所謂「打房」的目的。

即使是12月30日修訂的「中央銀行對金融機構辦理土地抵押貸款及特定地區購屋貸款業務規定」,其修改之緣由有二:其一為「對銀行辦理特定地區購屋貸款規範雖見成效,惟10月以來,隨房市交易轉熱,銀行授信有擴及鄰近地區之虞」,故將控管地區增加三峽、林口、淡水三區;其次則為「民營與公股銀行規範寬嚴不一,難以有效執行此項風險控管」,因此對該等地區之公民營機構的不動產授信,訂定一致性規範,「以保障存款大眾權益及促進金融穩定」。因此本質上仍屬針對特定地區的「選擇性信用管制」,目的只是風險控管,而不是打擊特定行業。

至於財政部推出的政策措施,其目的與作法,與央行差別極大。財政部推出「特種貨物及勞務稅條例草案」,該草案訂定緣由為「鑒於現行稅制下,房屋及土地短期交易之移轉稅負偏低甚或無稅負,實施特種貨物及勞務稅,對一般社會大眾之正常交易並無影響,符合量能課稅原則;…且所徵收之稅課收入,將循預算程序用於社會福利支出,以改善所得分配。」可以看出立法目的在於遏止不動產的短期炒作,對於「合理、常態及非自願性之不動產移轉」,則排除在該條例的課稅範圍外。

由於條例中包含「每件價格達300萬元之小客車、遊艇、飛機、直昇機、超輕型載具;每件價格達50萬元之龜殼、玳瑁、珊瑚、象牙、毛皮及其產製品、家具等貨物」及「每次銷售價格達50萬元之入會權利」等兩類特種貨物及勞務,此條例因而被簡稱為「奢侈稅條例」。然而,從其立法旨意觀之,此種稱謂顯然反客為主,該條例若簡稱為「防止不動產炒作條例」才名實相副。此條例與央行的政策措施顯著不同之處在於:央行的政策措施著力於特定地區,財政部的政策措施著力於特定行為。

至於最後出場的金管會政策措施,則是針對金融業資產配置過度集中,亦即對於銀行業授信過度集中於不動產授信的風險控管。在金管會的政策措施中,區分為個案監理與通案監理,前者係針對購置住宅與建築貸款超過4成以上的17家銀行發函,令其提出改善計畫,並且按月控管其改善情形;後者則對所有銀行,規定新增之非自用住宅貸款風險權數由45%提高至100%,並且要求銀行要核實不動產鑑價、貸款用途要正確歸類,並要確實審查貸款用途與還款財源,防止人頭戶貸款等。由此可以看出,金管會的政策措施,純然在於對金融機構的資產配置風險做有效監理。與前述央行針對特定地區之授信風險控管、財政部對特定行為進行規範導正,無論目的或手段,三者各有不同,豈是一句「打房」就能概括?而且,對於正常之自用住宅不動產授信,無論是金融機構或借款人,三大財金部會的政策措施都不致有負面的衝擊。

當然,若說三大部會的政策措施對不動產業者完全沒有影響,那就言過其實了。無可諱言的是,前述政策措施都與不動產的授信或交易有關,並且會使過熱的炒作降溫,對不動產相關行業之營收必然有所衝擊。然而,更應注意的是,這些政策措施,目的只針對不正常現象做矯正,作法則是部會間分工合作,各盡其職。政策之出發點不是要打擊不動產相關產業,因此說「打房」實乃名不副實。

遺憾的是,政府的發言部門新聞局沒有統一口徑詳盡解釋,執政黨立委也沒有為整體不動產財金政策做整合性的辯護,以致坊間以訛傳訛,讓民眾受到誤導,甚至引起不動產業者的強烈反彈,加深社會的不安。以此為鑑,在年底(或明年初)的國會大選前,執政黨既有執政優勢,就當以全民利益為優先來制訂政策,更宜在推出任何政策時,論述務求周延、說明力求清楚,確實做到名實相副;否則,動輒讓在野黨有見縫插針的機會,只能怪自己整合能力未臻造化了。


已用關鍵字:土地,不動產,
共出現:18次
……..文章來源:按這裡




精選文章

讀取中…